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縱我不往  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  悠悠我思


縱我不往  子寧不來


桃杏達兮  在城闕兮


一日不見  如三月兮


-----詩經. 鄭風. 子衿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寫情詞不寫詩     


一方素帕寄心知


心知接了顛倒看


橫來也絲豎也絲


這般心事有誰知


-----明朝, 山歌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來來來 來台大
去去去 去美國

這兩天就是推甄複試的日子
看著學子趕路應試 寄予他們無限祝福

為圓一個台大夣 曾經留連於椰林道 醉月湖 夢繫杜鵑花城
曾經帶著唸中小學的孩子去一趟大學之旅
台大 師大 政大 淡江 東海 清華---
結果兒子們其中任何一間也沒上
每個人都只想留在家鄉賴定老爸老媽

不是男兒志在四方?怎麼反倒是老媽四處遊蕩?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學安排了好幾次異性聯誼活動,讓我坐在漂亮美眉的旁邊,他們都很熱情大方,毫不掩飾對我的好感。我們每次都聊得很開心。然而難堪的日子在解散後才開始。同學總是有意無意的罵我ㄋ種。美色當前,竟然連摸一下手都不敢。


. 家教嚴不准交男女朋友


我們家是個非常保守的家庭,父母從小就強烈禁止我們姊弟和異性交往。尤其姊姊被管得更緊,即使她已就讀高雄醫學院,課後或假日出門都要報備核准才敢行動。但是媽媽最近卻經常問我:對面陳佳冠已經交了女朋友,出雙入對,你羨不羨慕?而且最近姊姊如果要出門,媽媽都會幫忙她說服爸爸,准她出去。媽媽還跟我推薦王伯伯讀三信的女兒文莉。她說如果我喜歡文莉,她要幫我們製造機會。我每次都是以學業為重當藉口拒絕她的好意。我告訴媽媽:「我有一點替姊姊高興,爸媽終於變開明了,否則她這輩子要談個戀愛,可能得鬧個家庭革命。」媽媽楞了一下,終於說了實話。


. 媽媽不能接受我是同性戀


上學期我們去台北幫本校籃球隊打冠軍賽加油,媽媽跟往常一樣,趁我們不在家時幫我清理房間,免得我們在家時,既不肯自己清理,還怪她多事,害我們找不到自己的東西。她這次在清理時,無意中看到十幾封洋洋給我的信。我跟洋洋是去年暑假認識的。有一天我和朋友去網路咖啡屋,三號桌的洋洋過來問我們,如何進入陸軍官校的網站,不知不覺就邊上網邊聊了起來。一個多月的交往我們幾乎相見恨晚,相知相惜成了好朋友。有一次他騎機車「犁田」,我課後都去他家陪他,才彼此坦承對對方的情意。他經常寫信塞在我的機車龍頭內側的置物籃。他讀的書多,文筆很好,每次讀信都讓我非常驚喜。我們覺得這是十多年生命中最甜蜜的時光。希望這段感情能久久長長,雖然知道阻力重重。


媽媽自從發現那些信之後,難過了好幾個禮拜。也不敢讓爸爸知道我的情況。媽媽一向個性溫和,尤其我們上了國中之後,她很少疾言厲色管教,嚴重的話都由爸爸來說。這件事,她知道如果讓爸爸曉得,全家大概會雞飛狗跳一段時間,所以媽媽只能自己乾著急。她想了很久,終於想到一個好辦法:介紹女朋友給我,也許我會見色忘友。


眼見紙包不住火,我只好跟媽媽表達自己的苦悶。在家人親友眼中,我是個溫和乖巧的孩子,個性比較像媽媽。但是國二以來,我在學校就開始了辛酸的日子,同學們在上廁所時會故意過來看我,或幾個人聯合起來,脫我的褲子,以驗明正身。還有意無意對我的性別說三道四。所以我只好盡量利用上課時間去上廁所,或憋到回家才上。從前,屏東一位葉姓國中生,疑似在上課時間去廁所遭殺害,因為他父母曾經向學校反應:有點女孩子個性的兒子常遭男同學欺負。那好像是我的經驗的翻版。而這樣的事,在我們同學中並不少見。好在我功課還不錯,個子也不小,同學不敢太過分。媽媽聽完我的故事,哭紅了眼框,有一點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我,而我也不敢再跟她說太多,免得她更難過,我知道他還不能接受我是同性戀的事實。


. 還好媽媽願意了解我


過幾天,我要建議媽媽去學校跟我的輔導老師談,因為輔導老師比較了解我的狀況,也常常提供我有關同志的資料及網站。從相關資料,我已經知道同性戀大部分是先天的,不全是社會制約的結果。不久以前,美國懷俄明州曾有一個同性戀者,被兩個年輕人綁在汽車上拖到死。同性戀者會冒著生命危險而不加以改變,主要因為這是一種先天特質,是很難靠後天去更改的。(見洪蘭 「腦內乾坤」)。


老師也常輔導同學接受我的特質,不要過於勉強要我交女朋友,他常常告訴我的好朋友:同性戀和異性戀者之間,只是性取向不同;兩者間的差別,在其他方面,並不大於一般人之間的差異。至於爸爸,就先瞞著他吧。


也許媽媽仍然希望有朝一日,我會像電視上同志主持人小炳一樣,終於發現自己也可以愛上一個女人。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只希望家人能接受我和洋洋之間的感情。如果有機會,我們的夢想是住到舊金山,在我們公寓陽台插上彩虹旗。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r 25 Sat 2006 10:18
  • 想你

想為你吹奏一曲我怎能離開你


想摘一朵木棉   抽一團棉絮 吹向你


想畫一幅睡蓮  隨那朝陽開展 隨那夜幕閉眼


想去山上看你的花園 與你共賞春花與星月


想你的四季與寄情的花草


想你的豐盛與寂寥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幾天在貼部落格的文章


發生了奇怪的事


有一篇關於我夢見爸爸的文章  我自己怎麼也貼不上去


可是朋友在他那端幫我貼就可以


後來我把它刪去因為內容只是個人備忘錄  沒修飾不適合發表


後來自己再試著貼貼看  還是不行


剛好隔天去運動 遇到一位居士 他是銀行經理退休


退休後忽然開了天眼 會通靈 他說這絕不是巧合


我不敢多問   怕知道了天機真相   也許自己還不能面對


昨天貼那一篇我常常覺得自己像貴妃


其中那一段關於去旅遊像格格   字體特別大 怎麼也修不過來


我的word原稿字體是一樣的啊


我知道問題一定是出在自己電腦功力太差


可是怎麼那麼巧  有狀況的部分


 都是在我的情感上 有特別意義的部分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之一、我常常覺得自己像貴妃


當我去洗頭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貴妃。腦海常常浮現古裝電影中,丫環幫小姐梳妝的畫面。古時候只有富家少奶奶、小姐、皇后、宮女,才能舒舒服服坐著讓人幫你梳妝打扮。而我們現代的台灣女人真幸福啊!無論是清潔工、攤販歐巴桑、還是頭髮稀疏斑白的阿婆,只要願意坐在美容院,不要太多花費,就可以被打扮得光鮮亮麗。


當我去做指壓治療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貴妃。指壓老師會先端上一杯現壓的果汁或者適合我體質的花茶。指壓室有輕柔的音樂,柔和的燈光、優雅的擺設,青翠的盆景,似乎自己也粉嫩、優雅起來了。暫且忘記生活中,有各式各樣的壓力。我覺得被自己,被指壓老師寵愛得像貴妃。



當我去旅行,遊山玩水,就覺得自己像古時候快樂的格格,吱吱喳喳,奔跑在白雲下,穿梭在紅花綠樹間。像文人雅士,徜徉在山巔、在水湄,浪跡在天涯、在海角。還可以附會風雅,醞釀一些些「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感嘆一下「月是異鄉圓,人是故舊好」。



當我欣賞巴黎紅磨坊、拉斯維加斯的歌舞秀,當我看著國慶晚會的歌舞歡騰,我覺得自己像古埃及的貴妃,坐在宮殿,斜靠著豪華王座,享受著笙歌艷舞,極盡聲光之奢華,身心之愉悅。


當我舖上粉紅的床罩、掛上粉紅的窗簾,插上三兩枝玫瑰,雖然沒有夜明珠,沒有綺蘿帳,仍然覺得自己已經掉入了溫柔鄉。沒有美酒,也可以醉得像貴妃。


之二、追尋一個母親


        我喜歡去大伯母家,因為她像書上寫的慈祥的媽媽,她會常常誇獎我:「阿珠,你是我們楊家最會唸書的女孩。」而不像我媽媽,只會說:「女孩子家,書讀再好也沒有用。」大伯母家還有五個堂姊妹帶我一起玩,去釣魚、挖地瓜。直到婚後,每年的大年初二女兒日,我都是帶著爸爸、先生、兒子回伯母家和堂兄弟姊妹團聚。他們也一直把我當自家姊妹看待。


我喜歡去阿姨家,她會幫我紮辮子,幫我買白色的蕾絲上衣,粉紅色蓬蓬裙。她會牽著我的手,到當時唯一的大新百貨公司去逛。當我被打得皮破血流,是她幫我洗淨傷口,邊幫我擦藥,邊疼惜著說:「我真不咁(心疼)。」我到台北讀大學的時候,阿姨已經舉家搬到桃園,星期假日我都是到她家,讓她幫我加菜、進補、添新裝。


我喜歡回婆婆家。新婚的我,每天清早從院子裡摘下一朵又大又紅的大理花,往耳邊插,自以為人比花嬌。她不像一般的鄉下阿婆,取會取笑愛漂亮的女人「阿花」。她只是充滿興味地,像看著一個淘氣的小女孩。在娘家,我是長女,從來就不敢放肆造次。到婆婆跟前,我可以撒撒嬌、耍耍賴。可以握著她的手聽她訴說我老公小時候多頑皮、多勤勞;將來哪一條手鍊要給大媳婦、哪個戒指要給六媳婦。我真覺得她是我慈祥的媽媽。


婆婆走了;大伯母走了;阿姨也走了。當我覺得委屈,當我覺得疲倦,當我覺得需要一個情感上、心靈上的母親,依偎到她懷裡,都已不再可得,我在親族長輩中搜尋,再也找不到一個母親。我終究還是必須獨自面對某些滄桑、孤寂。


雖然我已經是資深的母親,我心深處仍然不能自已地想追尋,追尋一個母親。


之三、上帝與呼吸器


       爸爸用了很多年的抽痰機和氧氣機,退化到現在只靠著呼吸器過活,一向非常佩服與崇拜科技的我,真感謝發明這些器械的人。曾經掙扎是否拔掉呼吸器,然後父親就不再受苦。既然做不下這樣的決定,我只能感謝科技,讓他一直撐著,看到我們沒有因為他造成的負擔而沮喪潦倒。撐著這麼多年,我想他應該很欣慰,更相信上天的一切安排自有他的意義,只是我們也許不明白。他看到了政黨輪替,看到他疼愛的孫子成家立業。是上帝決定了生死,還是呼吸器? 是上帝給了生命意義,還是我自己給了苦難一個價值,好讓一切的存在不再荒謬?爸爸仍然活著,或許呼吸器也是上帝的一部分。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自從被父親和繼母掃地出門,他已經寄人籬下多年了。換了四個好心的寄宿家庭,好幾份工作。前年六月終於找到親生的媽媽。母女團員,曾經讓我們大家


放了心,然而相愛容易相處難。母親有自己的困難,秀翎也有相當的身心障礙,一年多以後,秀翎又恢復孤零零的漂泊生活。


 


我找到媽媽了


   前年暑假,林秀翎帶著媽媽來看我,母女臉上洋溢著喜悅。秀翎充滿幸福的小女兒驕態是我輔導她多年來未曾見過的;母親則帶著一些心疼,努力想要補償十多年來失去母職的虧欠。


 


父親設計捉姦 讓母親情夫坐牢 並要求離婚


   也許是擔心我誤解她狠心拋下年幼子女,離婚而去,母親迫不及待的告訴我他和前夫的離合。前夫(秀翎的爹)是個泥水工,脾氣暴躁,下了班經常為了飯菜煮晚了,或者菜色不合胃口就開始一個晚上的家庭風暴。打打罵罵,嫌妻子懶、怪小孩吵。好像全家人都對不起他辛勤的工作。在秀翎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母親無法忍受這樣的婚姻而離婚,不久就結交了張姓男友。然而半年後,林父又要求母親破鏡重圓,母親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也就答應了。


   然而和男友張先生的感情,還來不及了斷,就被林父捉姦告官。張先生被判服刑一年。林父也以此理由要求離婚。並堅持擁有孩子的監護權。事後父親還得意洋洋告訴母親:要求再結婚、捉姦、提出告訴都是他有計畫安排的。這樣母親和情人這輩子就不可能結婚了。


張先生服完刑,兩人已和諧地同居十多年。「秀翎回來了,我和他叔叔會好好補償她。」母親說。


 


她破碎家庭的犧牲者


    我告訴母親:秀翎知覺統合欠佳,行動遲緩,加上長期的焦慮、壓抑、畏縮,在生活習慣、人際關係技巧方面都有讓人頭痛的問題,希望她心理先有準備。


母親認為那是暴躁的父親造成的傷害,她會盡力重新教導秀翎。


秀翎從小對父親的暴力就又恨又怕,後母雖然很照顧家庭,卻經常向父親告秀翎的狀。秀翎對自己一點信心都沒有。上學經常忘了帶美術、家政用品;回家又經常忘記帶外套,雨傘,便當盒等等。父親及後母不了解她,只能在教導、打罵之間循環,甚至長期剝奪她的午餐,要給她教訓,她卻寧可不吃飯也不肯求饒。到了高二,秀翎看起來只像國中生。151公分的身高,35公斤的體重。


上了高中,受一些宗教的影響,秀翎漸漸有自己的想法,她常常上佛堂到晚上十、十一點才回家、又堅持吃素,讓後母很不滿。秀翎為了惜福,家中收集一大堆瓶瓶罐罐、廢紙舊書,卻又不會即時處理,使得房間一片凌亂,親子衝突更是越來越頻繁。在一次和妹妹衝突後,秀翎覺得錯不在己,父親卻只責怪她,她失控得破口大罵父母的不是。父親在寒冬的半夜兩點鐘把秀翎趕出家門。我在接到她求助的電話後,先打電話向她父母求情,沒想到家人卻潑了我一盆冷水:「她有本事不要爹娘,看誰要她就接過去吧!」幸好有位我們認識的陳姓心理醫生願意緊急收容,把她接到家裡住。


 


溫情滿人間 善良的孩子有貴人


秀翎差11天就滿20歲了,但為避免這段時間父母找麻煩,我們和醫師先跟社工室備了案。等秀翎滿二十歲,陳醫師有個朋友張太太家裡開小公司,願意提供她工作及住宿,每月起薪八千元,暫時解除了危急狀況。一般二十歲的女孩已經很可以自力更生了,但是秀翎實在太善良單純,社會技巧呆板、膽怯,工作能力又都還不成熟,沒人照顧的話真的無法生活。在朋友家住了四個月,不會幫家事,也不太跟其他家人打招呼,(也許因為她每天忙著檢討自己的過去,處理焦慮的情緒),洗澡要花掉四十分鐘,晚上關在自己房間,相當孤僻。上班時遲到、動作慢,常發呆幾分鐘才回神,無法跟其人配合。張太太了解她的狀況,可以包容,但是孩子、婆婆、先生都有意見。張太太要辭掉她之前,又幫她找了新的人家---王太太,一樣提供有薪資的工作及食宿。


王太太在銀行上班,家裡沒有公婆,先生在大陸,只有兩個上國中、國小的孩子。秀翎負責接送國小的孩子上學,打理家中清潔工作。其他時間,可以出去逛逛或學些技藝。王太太還幫秀翎買衣服,準備素食。然而,秀翎因為有失眠的習慣,早上即使撥了鬧鐘還是起不來。王太太反而要每天擔心她能不能準時起床、把孩子送到學校。最後只好自己接送。三房兩廳的家,秀翎雖然很認真打掃,卻常丟三落四,不是拖把沒有歸位,就是倒完垃圾忘記換新的塑膠袋。有一回王太太糾正她要把襪子和衣服分開洗,她一時情緒失控,竟然大聲頂撞,還說自己是廉價勞工,大不了不做了。王太太有點害怕不知道她是否會再這樣發作情緒,打電話問我怎麼辦。


打從住進陳醫師家,她就診斷秀翎有強迫性性格。由於沒有攻擊性,由於知道她無處可去,即使陸續安排了三個好心家庭願意供膳宿及工作機會。但是她不肯按時服藥,房間收集了一大堆廣告紙,寶特瓶,工作差錯百出弄得每個家庭都受不了,卻又不忍心趕她走。


 


世上只有媽媽好?


我們一方面督促秀翎服藥,一方面幫她找出路。我覺得對張太太、王太太很抱歉,雖然他們都很慈悲,畢竟都有自己的家,沒有餘力也沒有義務照顧她這樣特殊的個案。終於找到一個育幼院,平常就收容一些殘障孤兒,主持人願意讓秀翎去那邊幫忙。在育幼院工作了一個多月,院長對秀翎的問題仍能然有許多抱怨。我心裡已經有打算,如果她再被辭退,只好把她安置在旗山的一家佛堂,出家人或許包容力會比較大吧。幸好不久秀翎就找到了親媽媽,白天照樣到育幼院工作,晚上回媽媽家。媽媽幫他準備了個人房間,有新電視、新梳妝台、新的衣櫃和衣服。


四個月後,秀翎再來看我,告訴我和媽媽、叔叔共同生活的狀況。工作雖然有些挫折,還算穩定。叔叔很疼她,溝通也很好,但是和媽媽卻經常吵架,她說:不等媽媽趕她出去,哪一天她受不了也會自己走人。我跟媽媽打電話,試探媽媽的態度,媽媽對秀翎雖然多所責備,如不會幫忙家事,生活習慣不佳等老問題,卻完全沒有厭惡拒絕的意思。我告訴秀翎不要擔心,大部分的母女都免不了衝突,何況她們剛剛共同生活不久,需要時間彼此調適。


其實這幾年的輔導,秀翎已經開朗許多,社會技巧稍有進步。漸漸知道要給幫助過她的人寫賀卡;拜訪師長親友時,會帶包巧克力或鋁箔包飲料,作為「伴手」禮。在媽媽、叔叔的督促下,也能按時就醫服藥,每週再回來跟我定期晤談。穿著也漸漸像個淑女,披肩的秀髮、長裙、「恨天高」涼鞋是她目前最愛的搭配。


我想起母親節那首歌:「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相愛容易相處難


然而我仍無法理解,她的父親、繼母兩年來卻不曾來問過她的死活。反而秀翎的導師從高一就安排班上五位善良家人也慈悲的同學當她的守護天使,直到現在,已經畢業多年,五位天使及家人仍然不時關心接濟她的生活。


離開母親之後,她斷斷續續的工作,都無法被公司接受。最後交了一個同病相憐、來自破碎家庭、工作不穩定的朋友,同居、生了小女娃。現在又跟男友分手,帶著孩子投靠好心的朋友,那位最先收容她的陳醫師有給她帶著孩子到她家幫傭的機會,也指導她如何教養,我們都知道秀翎其實做不了事,陳醫師只是慈悲,不忍任由他們母女生活無以為繼。秀翎終於知道孩子跟著她不會幸福,已經計畫安排給人領養。我們這一票人,只能跟在她身後,隨時伸出援手,因為她是個可憐的、有心理障礙的女孩。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敢離情依依


不敢抬頭回望


是否送別的都已離去


 


負笈遠離的遊子


匆促 急奔 向登機門


 


不是怕誤了前程


是怕你看見我的淚水


是怕你已經哭紅的眼


軟了我剛跨出海關的步履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漸漸覺得去當老師也是傻瓜, 學生可以無法無天 , 老師面對30多個孩子, 一不小心愛之深責知切, 採取一下非常手段就被放上媒體公審 難怪聰明的老師先明哲保身  反正是別人的孩子


教育啊教育 往何處去


                                               


前年吧, 新聞報導,少女小潔在寄養家庭寄養期間懷孕,母親要追究社工員之責任,讓我們這些經參與社會工作者相當心寒與洩氣。如果寄養家庭與社工都盡到責任,只是因為孩子一時的過失就被懲戒,還會有多少熱心人士願意再投入這樣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上。


沒幾天,又一小男孩被社工單位帶去保護安置,孩子整片屁股紅腫,充滿驚恐,單親的媽媽仍然堅持自己沒有施暴,只是打了三、四下。她自己表示一個人要扶養四個小孩,非常辛苦,卻堅持要社工把孩子還給她。這些家暴的當事人父母常常不知道自己把孩子強留在身邊,只是對孩子造成更大的傷害。


所有被社會局保護或安置的孩子,在安置當時必然有他的家庭困境,如這位懷孕的小潔,當初就是無法跟母親相處,也主動向社工單位強烈求助,經過評估諮詢才採取安置措施。如果孩子沒有被安置,也許激烈親子衝突已經不知道把孩子逼到何處。今天孩子雖然犯了錯,至少知道認錯,也知道對不起母親及寄養家庭,而沒有賭氣,把責任推到長輩或寄養家庭。可見孩子的成長與轉變。


社會福利服務機構一方面要保護及照顧弱勢的個案,一方面要對抗案主的施暴者或強勢的對抗者,還得常常擔心,稍有程序疏失可能要負法律責任。如果不是有天生悲憫的胸懷,又有足夠的專業能力,怎麼做得下去?「有功無賞,打破要賠」,只有傻瓜才會去從事社會工作。


希望相關單位在審理或檢討社工的懲戒時,能考量個案寄養前後之情況,以及相關人員付出之心血。也寄望少女小潔的媽媽或其他施暴的父母,能感謝上天的美意和大家的善意與努力。要把握社工提供的資源,親子一起成長。把追究責任的事交相關單位,把自己的心力拿來照顧教養孩子,建立和協的親子關係。孩子的品性人格之教養比才藝成就更重要。


當律師,如果幫大公司打贏官司,動則數百萬數千萬的收入。從事慈善事業,社會福利工作的人,當你拯救了一個個案、一個家庭,既不能張揚,更無利可圖,還得時時面對相當的威脅。幸好我國相關法令已較以往完備一些,能有公權力和團隊的支持。許多任職宗教團體的社工人員更有老天的護佑,大家都義無反顧,自願繼續當傻瓜。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很開心很開心

這週我會很忙
因為聯合報登出吉祥臻募款報導在全國版和電子報
"吉祥家園 幫夜班父母顧孩子"在今天的"世間人A11版"

迴響非常熱烈
我們今天接到北中南東部各地的電話 也收到一筆現金捐款
還接受TVBS和年代新聞的採訪錄影
到週四都還排有媒體訪談
很辛苦但是很快樂
希望這次能達成我們募得家園房地的心願
快樂的事 迫不及待要和好友們分享


 


以下是聯合報電子報為我們基金會做的報導


吉祥家園 幫夜班父母顧孩子



2006/03/20



本報記者/楊濡嘉


傍晚時分,家長牽著孩子的手,走進高雄市吉祥臻社會福利基金會夜間照顧中心「吉祥家園」,「老師,謝謝,我要去工作了,小孩拜託了。」弱勢孩子在「吉祥家園」找到成長的希望,但是吉祥家園正面臨無固定、永久處所的困境。















吉祥臻基金會的志工為幼童洗澡,提供弱勢孩子安定的夜間照顧場所。記者楊濡嘉/攝影





吉祥臻的夜間照顧中心,完全免費,全國首創,服務的對象大多是父母必須上夜班的孩子。這裡有專人為小孩煮晚餐,有志工為年幼的孩子洗澡,從放學到半夜一點,有輔導老師和外籍志工陪孩子寫功課、讀英文、上才藝課;他們鼓勵小孩,聽小孩說話,遇到發生變故的家庭,社工還協助家長作心理諮商。


「剛開始辦免費夜間照顧時,很多人都不相信,以為是一場騙局。」吉祥臻副執行長王姞清說,堅持一年下來,其他社福團體開始轉介孩子來這裡,陸續累積已服務一百一十多位孩童。聯合勸募協會人員南下了解後,也開始補助晚餐費用。


愈來愈多夜間不得不打工、又沒有錢供小孩上安親班的家長,帶著孩子到吉祥臻尋求協助。「我的孩子進步了。」家長看到本來退縮的小孩和其他人打成一片,原來連名字也不會寫的小學生主動寫作業,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六歲的小龍和四歲的小德,父母打零工,收入不穩定,他們由祖母照顧。老太太忍著腿痛,每天搭公車帶孫子來此學英文,自己也跟著學,回家後好幫孫子複習。


老太太告訴社工:「家裡沒有錢讓孩子補習,看到吉祥臻有免費夜間照顧,就試試看送孫子來。」幾個星期之後,本來不愛講話的孫子大方在慶生會表演,老太太在一旁欣賞,眼眶忍不住濕潤,她知道孫子跨出一大步。


過年前,一個家庭因家長失業,一家人找不到安身之處,基金會執行長曾淑←知道後,熱心幫他們找暫時住處,小孩夜間有人照顧後,家長可以多爭取晚上打零工的機會,家庭才安定下來。


曾淑←說,早一點讓孩子感受到社會的關懷,懂得感恩,行為偏差的機會就比較小,也可減少社會問題。


除了聯合勸募的補助,中心每個月的開銷全靠募捐,只是目前的處所是租的,房東隨時會收回,曾淑←擔心若常搬家,還是會影響孩子的心情。


「如果有固定處所,可以利用空間讓工作到太晚的家長在中心陪孩子睡,不用把熟睡的孩子叫醒後帶回家;一時找不到住處的家庭,也可以暫時住在中心。」工作人員知道不少人覺得他們太理想化,可是,他們就是想做大家不可能做、不會做、卻又有實際幫助的事,他們有做「傻子」的決心。


建立一個屬於「吉祥家園」的固定房舍,購屋、裝修,不是小數目,看著愈來愈多孩子的笑容,志工的心反而愈來愈緊。


●如何幫助吉祥臻社會福利基金會?


吉祥臻社會福利基金會要為貧困孩童打造「吉祥家園」,長期為弱勢者提供免費的夜間照顧。家園眼前需要購置固定處所,讓受照顧的孩子不必因吉祥家園房舍問題跟著移動,也給家長安定工作的助力。吉祥臻的郵政劃撥帳號為四二一五九一六二,帳戶名稱「財團法人吉祥臻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洽詢電話(0755312235520389


2006-03-20/聯合報/A11/世間人】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is is part of my ice-breaking speech in  Toastmasters Club


 


 My hobbies are reading, traveling, chatting, and day dreaming.


I have worked as a leader of study groups to Boston, London, and Vancouver during summer vacation. The study group usually has one month of English class and 8 days of sightseeing. I had wonderful time in the above cities. The foreign city I like best is Vancouver because a Greek man near my host family often said to me “ Alice, you are beautiful. I like you very much.” every morning and evening. How touched I was! Besides, the bus drivers in Vancouver were friendly. When getting lost, we often jumped on a bus to ask the driver how to get to our destination. He always showed us the way friendly. The pace there was easy and slow. Sometimes the bus driver stopped at a store to get a coke or cigarettes, leaving the passengers waiting on the bus. Nobody complained about that. Life in Vancouver was relaxing.


I was an abused girl before I went to college. Luckily, my father’s love comforts me all my life.


I fell in love at the age of twenty. My husband is my first and only lover. He saved me from hell to haven. Before meeting him, I was like a Cinderella. But he treats me as if I were a queen. He never blames me even I do something wrong. I often spend a lot of money, and escape from home for many weeks to travel abroad. He never stops me, either. During the first twenty years of our marriage, we worked for the family. Here is a song we like to sing: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that we thought never end .We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 live the life we choose. We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La-la-la-la-la, ------.What a happy time we had!


  Unfortunately, sweet time never lasts long. My husband got a bad stroke a few years ago. He became handicapped. Now I have to take care my poor mother and my father who has been sick in bed for twelve years. But life has to go on. I would keep looking for joy in life. ETC is a joy for me.


  I have two sons. They always help me take care of our family and get through the hard time. I am proud of my good boys.


 Although there are tears, I still have a lot of joy in my life.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I need a shoulder to cry on.


在邁克星球王子的部落格看到這首歌 " a shoulder to cry on"


正好遇到一個老友  輕拍我的肩膀說: 你就是這麼好.


我曾經跟他訴說過一些坎坷


他眼神中的疼惜   讓我竟然有想哭的感覺


讓我想起這首歌


讓我覺得I need a shoulder to cry on.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常常在清晨到附近國小運動舒展筋骨。每天都會看到令人感動、溫馨的人與事。例如:有位慈濟的阿嬤,應該有七十    歲,著白色藍領的休閒服,直背挺腰端坐在樹下大理石上,低頭專注地跟坐在旁邊的阿婆識字讀經文,神情滿足而祥和。像她一輩子不識字的遺憾,得到了補償。


升任警衛的阿伯


今早看到原來因公共服務就業方案,而擔任學校臨時人員的阿伯,穿著保全公司正式的警衛制服,眼中有著光彩,臉上笑意比以往更深,腰桿更挺。我們幾個一起做瑜珈的三姑六婆走過去問候他,都為他感到高興。


阿伯大約六十歲,個子高瘦但是挺拔。臉上有著歷經歲月風霜的堅毅神情。看起來謙和樸實。一年前他應徵公共服務就業方案,分發到這所學校。不同於我所看過的街頭路邊臨時就業人員,一副吃定公家的打混態度,他每天六點半就到校園剪樹、除草、清理民眾亂丟的瓶罐垃圾。認真而主動。一年期滿,也許因為他的積極工作態度,校方就請保全公司僱他為正式警衛,他有了更穩定的工作。穿上警衛制服,他似乎有著一份驕傲與光榮,好像一位永不凋零的老兵。


一起復健的老夫妻


    那位阿公聽說是車禍腦傷,半身不遂,說話也變的斷斷續續。阿嬤每天扶持著阿公走操場做復健。阿公常常走沒幾公尺就要停下來,不肯繼續練習。阿嬤臉上既生氣又心疼的表情,略顯疲憊的身影,讓我忍不住要過去跟阿公講講話、打打氣、扶他走幾步。也給情義深重、不棄不捨的阿嬤說些讚美敬佩的甜言蜜語。但願這小小心意的表達,能帶給他們多一點面對無奈苦痛的力量。


操場上的階級


    每天運動的人群中,有位特殊的老太太。她已經快七十歲了,但是看起來一點也不老。因為從國營事業職員退休,她有著優雅的風華,即使一樣穿著運動服,她和周圍的鄉下阿婆氣質截然不同。在聊天中,她常常提到菲傭如何幫她按摩,照顧孫子;她如何在股票上輸了七、八百萬。還有她當醫生的兒子今年包了十萬給她過生日。另一邊,張家已經忘記她自己幾歲的阿嬤(鄰居說她大約九十歲) ,昨天才從右昌的二兒子家回來,這個月輪到搭三兒子的伙。陳家的阿婆說她兒子們已經決定讓他們兩位老人家輪流到兩個兒子家住。每兩個月輪住一家。說著說著,陳家阿婆眼眶紅了,顯得很無奈。我們旁邊這些人趕快安慰她,已經命不錯了,還有兒子們孝養。其實大家都知道她喜歡跟大媳婦住。


    操場上的人都暗中叫那位優雅的老太太「有錢人」。語氣中有幾分酸味。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感恩的心


  感謝所有我服務過的學校,所有同事、上司、前輩的教導扶持,讓我從青澀少女成為專業婦女,能安身、能立命。學生們則擴展了我的經驗,豐富了我的生命情調。千萬情義都化為「感恩的心」。


二、   整理過去

當我確知92年可以退休時,心中充滿了歡喜與感恩。




在假期中、我把過去的生活做個簡單的整理。


首先,我把電腦中所有的資產負債、銀行戶頭、各種轉帳、保險等財務資料更新整理,再一次交代給孩子,必要時他們可以隨時查詢、接管。


其次、我把塞了滿屋子的書整理裝箱,送的送、賣的賣。那收受二手書的老闆看到「中國米食」、「插花集錦」眼睛一亮,尤其前者。害我本來就有些不捨的心情,有點後悔把「朋友」賣了。然後他逐一翻看我的寶貝書。還說:你都在書上畫過線、寫過字了。我急急辯解:牛頓科學系列、短篇小說系列應該都沒有畫線,我只是溜覽。事後想想,覺得有點嘔。他可能原來只是要藉此壓低收購的價格。下次再去賣書,如果老闆再如此嘀咕,我一定要抬頭挺胸告訴他:二手書的寶貴之處,就是在上面的批註。當初賣書完全不是為了那不成比例的金錢回收,只是希望自己心愛的「智慧的、快樂的」寶藏能再遇到知音。我已經髮漸稀疏、視漸茫茫、齒牙動搖。靠著先進的醫學科技及保養,勉強維持生活品質,自知能再回去讀的書不多,何況我仍會無可自拔的每個月買一兩本新書。我的新生活指南之一是:「看畫到美術館,看書到圖書館。」希望在物質上盡量過減法生活,施予捨出更多,收集貪得更少。


三、   造訪親朋敘舊


   「老友、老伴、老本」是退休生活三寶。三四十年的老朋友、二十多年的老同事、教過的學生,我終於可以歡愉熱烈地造訪、打電話、寫信去敘敘舊。看到長輩仍然健康慈祥、同學也都兒女成器或單身美滿、學生們在社會及家庭中都有一席之地可以發揮。我覺得很慶幸,在看來似乎飄搖的景氣中,週邊的人都還能站穩自己,甚至還有餘力奉獻善心善行。我們可以繼續分享生活的起落浮沉、酸甜苦辣,而不會被擊倒。我們都曾經在彼此的淚水中看到生命的光與熱;在歡笑中看到生命的花與果。


    好友們,也許相聚不一定頻繁,但每一次的交會,都是分離時的思念與成長累積的能量,綻放的光芒。


四、   隨緣無掛


在教滿二十五年書時,我就開始準備面對退休生活的所有可能:環遊世界、進修、再就業、志工服務、看家、養護身體------。退休前,我就向所有相遇相識的人放送我要退休的消息。請大家以後有「好康A」通報一下。做事也好、吃喝玩樂也好。基本上,我相信人算不如天算,所以也沒有執著要走向哪裡。只想把自己化為水中柔軟堅韌的水草,只要根在,也許左漂、也許右擺。都有生命的舞姿、身段。就像大象林旺,曾經隨軍長征、曾是戰俘、然後被豢養於動物園一隅,成為最稱職的明星動物。無論如何,他都成就了生為大象的生命價值。


我現在除了是管家、代課老師、還帶了三兩個學生週末在教會當青少年義工。居家的時間仍然是兒子、學生、家長、親朋好友、左鄰右舍的伙伴,隨時接受大家的電話與來訪。


我也給自己安排了一些英語的進修活動,並保持職場上隨時可以上陣,因為人生禍福難料。我家有三老(老爸、老媽、老公),如有三寶。他們現在或未來都仍然是我甜蜜的負擔。


也許有一天,你會看到年輕時自許「寧可鳴而死,不願默而生」的小女子,最後只是個快樂的管家,做飯拖地、澆花養魚、掛掛窗簾、換換壁上的畫。閒下來、捧本書在沙發上打盹。更老的時候,幽幽的告訴自己: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但是,明天,這世界照樣日出日落、花開花謝、繁華不滅。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又一個名人的子女黃心儀走了.前陣子徐子婷;再之前黃國峻。一個個年輕有才華的孩子走了。才讀過黃春明的『國峻不回來吃飯』,又看了小野跟她女兒李亞寫的『爸爸我要休學』,對於年輕人面對自我的困境深能體會。但是吳乙峰的紀錄片『生命』,還有我輔導過的案例,都讓我相信服藥、諮商、家人或友伴的支持是可以協助患者渡過危險期,進入穩定期。


  玉蓉高一暑假第一次發作憂鬱症到現在已經15年.經歷半工半讀升學唸完專二專、失戀、被倒會、再戀愛、創業、結婚。中間又經歷三次大發作,幸運的是他一直信任我。不只配合醫生吃藥,也經常從台北打電話到高雄跟我長談。每次大發作她都覺得萬念俱灰,沒有食慾,沒有力氣。只有一個念頭---死亡。在她這樣的情況之下,我知道任何的勸導跟鼓勵都沒有用,只能告訴她「我知道你現在真的覺得週遭一片漆黑,了無生趣。」然後叫他繼續就醫,指導家人陪伴、包容、引導、等待他走出幽谷。


  我有時候也許相信死亡的美學,如三島由紀夫。或相信佛洛伊德”人有死亡衝動的本能”,但是仍然看見像周大觀基金會所關心表揚的生命熱愛者,看到靠呼吸器維生者,歷盡艱苦就只為活下去。我就仍然相信求生的本能應該大於尋死的衝動。然後我才能堅定的叫自己活下去。也以自己的堅毅企圖說服個案撐下去。


  文紳在高三時曾經打開瓦斯桶要自殺,還好,開了瓦斯之後他打電話來跟我道別,交代後事,我才有機會救回他。陪著他經歷高四補習重考,分享讀易經的心得,聽他報告大學四年讀心理系中自我治療的努力,然後考上陽明醫學系,到現在當了醫生,日子還是有波折起伏,但他知道,只要打一通電話給我,就可以超越死亡的呼喚。


 當你跌入憂鬱的幽谷,記得找一個跟您磁場相合的諮商者或親友,建立長期的關懷與信任,當你想不開的時候,請務必打一通電話給他或給生命線。每走過一次鬼門關,你就會有更多勇氣面對未來。


自殺從來沒有一了百了。在吳淡如的『昨日歷歷,晴天悠悠』書中我們看到他弟弟的自殺帶給家人多大的傷痛。讀黃春明的國峻不回來吃飯看到母親深深的失落,父親沉重的傷感。還有袁哲生也不回家吃飯了(也走了)。自我了斷只是把更大的傷痛留給更多的人。也可能暗示更多的人走上絕路。


當你跌入憂鬱的蔭谷,請打一通電話給信任的親友或生命線。


附錄:


國峻不回來吃飯  ~~黃春明~~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節略)




 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就沒有等你,
          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豪雨成災的夏季,去年的赫伯颱風之前,「中風」使我險些在孩子的成長中缺席。


 


    親愛的大平、小牛,去年夏天將是我們全家終生難忘的暑假。爸爸中風於風雨交加的日子,不僅不能替你們擋住狂風暴雨,還讓你們在風雨交加中來往於醫院和家裡。躺在病床上,聽著風這麼大、雨這麼急,卻只能袖手旁觀。你們要忙著清理不斷滲入屋內的雨水,又要擔心癱瘓在加護病房、開了大腦的爸爸,多麼叫我心疼啊!


    往年的風雨、如果我們忘了上頂樓清理排水孔,而導致屋內淹水,我們一家人同心協力、一邊打掃雨水、一邊在地上滑水,竟也別有情趣。這回在病房想著你們要以如何悽切卻堅毅的心情去對抗那風雨。強自壓抑在眼眶、在肚子裡打滾的淚水,只要你們來探病、我仍強迫自己以最堅強樂觀的表情面對你們。其實、連我深愛的孩子的名字都叫不出來,我既不能言語、又不敢哭泣,胸口悶痛的快炸開了。兒子們!爸爸不願意在你們未成年的生命歷程中缺席。尤其在風雨交加的日子!


    去年暑假,我應該參與你們命歷程中許多重要的活動。從你們出生以來,爸媽從來不曾在你們生命各個階段的重要活動缺席。幼稚園的園遊會,看你們扮獨眼龍、打槍戰;小學入學第一天,陪你們進教室、看你們穿上制服的可愛模樣,以快樂又不安的心情開始求學生涯。每一次的運動會、畢業典禮,爸媽都滿懷喜悅地分享你們的成長與成就。參與你們的生活豐富了我們的生命內涵。兒子們,爸媽從沒想過我們會缺席,在你們獨立成人之前。


然而去年暑假,爸爸只能撐著半身不遂的身子,不能言語的看著媽媽打理一切。小牛在八月考上體育班,由龍華國中轉到立德,我本想和媽媽一起去拜訪學校的老師,及五項運動的教練,親自把你的小手交給他們。我知道這頭小牛經過他們的調教,將長成壯壯的、能負重行遠的大牛。由於五項訓練,你必須住宿,媽媽每天傍晚開車接你回家,十點多再把你送回宿舍睡覺。如果不是病倒了,我多麼願意擔任你們的司機。這一年,我既不能開車,又不放心媽媽天天要走夜路,我只能坐在前座,看著媽媽不太高明的駕駛技術,看著她能確實平安的送你回到宿舍,再開回家。老天也許真要考驗我們的能耐,偏偏在這陣子,好好開了四年的車,老是拋錨、熄火,弄得我又急又煩,卻也無能為力。孩子,即使無能為力,我仍陪在你和媽媽身旁,我沒有缺席。


大平,面對你、我感觸更多了。你是我們的長子,一直是我們心目中優秀貼心的孩子。我卻差一點就不能分享你成年之前最大的榮耀。你考完大學,成績確定可以上國立學校,我們正在忙著幫忙你選志願,等不及交志願卡我就病倒了。〈上天保佑,沒在你聯考之前倒下去〉你本來可以有更多的選擇,但你體貼地考慮家中經濟,將因爸爸倒下而減弱,毅然選擇當師範學院的公費生。幸好你的個性、能力都像媽媽,可以是個好老師。


本來我可以開車載著你去看屏師校園,介紹那裡的一草一木。那兒曾是我熟悉的地方。然而中風了,當你要運行李到宿舍時,只好託你同學的父親黃國珍校長把你和他女兒一起載過去。爸爸紅著眼眶看你如試飛的鳥兒出巢。爸爸雖然沒去,整天心都掛念著,想著你如何獨自搬行李,獨自安頓寢室。兒子啊,爸爸沒有缺席。


寒假大平回來,滿十八歲了,要求媽媽陪你學開車。我又是一陣心酸。我一直相信爸爸是要領著兒子步入人生的,領著他學走路,領著他學開車,領著他去冒險,當然還要教他如何追女朋友,如何討好老婆……大平,爸爸竟然不能當你的教練,告訴你:打一檔、二檔、路邊停車 .人生也像開車,時時需要換檔,有時也需要路邊停車,入庫休息,第二天再出發。還好,爸爸就要再出發了。媽媽開車也是我教出來的,她自己固然手腳不怎麼靈光,卻開得「一口」好車,會在駕駛座旁指導你。就像我指導他一樣。孩子,就當我是藉著媽媽來教你開車,我應該也不算缺席吧。


小牛、大平,我現在已經復健有些成效了,再過一年半載,我將與你們並肩而行,不再缺席,在你們成長的歷程中。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公別哭,我要用功。長大一定會照顧你和阿嬤還有爸爸。


 


    阿公打開明明的聯絡簿,又看到導師的留言:明明昨天少抄了一項數學作業,少寫了十 個國語圈詞。阿公看著明明,眼眶紅了起來,直直瞪著孫子,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他跟我商量是否應該把明明送去兒童之家寄養。


明明低下頭驚恐的眼神飄向右方,然後怯怯地抬起頭看著阿公,掉下了眼淚。他小小聲地說:對不起,我要用功,我可不可以留在家裡?


貧老病殘集合的家庭


阿公已過耳順之年,仍然每天在公園運動。把公園打掃得乾乾淨淨。我以為他是清閒又懂得養生的善心老人家。有一次聊天時,他才透露家中困境。他的老妻糖尿病多年,已經截肢,近三年又開始洗腎。兒子精神分裂多年,明明從出生到三歲都活在父親的暴力下,難怪他眼神總是驚慌飄忽。經過家暴中心介入,父親已經長期住精神科療養。每隔一陣子才回家住一兩個月。媳婦已經離異多年。唯一的孫子明明卻是問題學生。小學中年級就會逃家、逃學留連網咖。


    原來阿公努力運動,是為了承擔全家的重擔。當他知道吉祥臻基金會有免費夜間照顧,當天傍晚就把孩子送來了。阿公對明明非常照顧,看到明明放學或週末假日晚間能到吉祥臻,有專業的輔導,至少不會留連不當場所。三個禮拜過去了,明明在我們的輔導下,已經把開學兩個月以來幾乎都沒寫的作業完成了三分之二。原來他只期望明明不要變壞,沒想到功課也漸漸進步了,阿公重新燃起了希望。


夜間照顧帶來的曙光


   在社工跟導師密切聯繫鼓勵之下,加上志工的週末課業輔導,第四週明明就趕完了所有缺交的作業。我們請他吃麥當勞以示鼓勵。沒想到這個星期三,導師又發現他偷懶,家庭聯絡簿缺抄作業,說謊的毛病又犯了。阿公非常絕望,欲哭無淚.。我們也一樣深受挫折。只是看到孩子的眼神,看到他也曾經有進步的可能,建議阿公再觀察看看。安置到教養機構是最不得已的選擇.。不過社會局社工申請兒童之家安置的作業仍然進行,等核准之後再看情況是否接受安置。阿公最近也已經配合吉祥臻社工的建議很快帶明明去長庚醫院,診斷確定有注意力不集中和過動症,已經開始服藥.。明明很快就可以比較專心看圖畫書、寫作業。只是沒有了過動症狀,在明明靜下來時,會看到他眼神中隱約的憂鬱。在晤談中兩次欲言又止的提到對母親的思念。阿公也說他最近會問自己出生及幼年的情形,好像開始自我的追尋。


    學期末導師已經看到明明顯著的進步,開始在連絡簿上鼓勵他,主動跟基金會社工聯繫他的在校生活。導師也努力在班上公開讚美明明的進步,改善他在班上的人際關係。放暑假前,老師頒給他一張獎狀,送他一份獎品,還送給他一本新的數學評量,讓我們能夠利用暑假幫他補救教學,以免升四年級跟不上。


放與不放間 阿公千萬難


   兩週暑假下來,明明在吉祥臻的表現,相當配合補救教學,能做完每天分配的作業,有穩定進步。但是在家裡,仍然被動懶散,阿公有點心力交瘁。.所以最近安置申請核准下來,阿公又是一番天人交戰,一方面對明明是否能夠正常發展已經不具信心,一方面又怕孩子長大怨恨阿公遺棄他。當阿公帶他去參觀兒童之家時,明明從出門一路哭到回來,阿公的心又軟化了。要繼續教養他,我看到阿公的辛酸。為了減輕他照顧者心力耗竭(caretaker burnout)的症狀,特別跟他安排晤談。表達對他的同理和真誠的關懷,鼓勵他衡量自己的狀況決定是否留下明明,因為他自己如果沒有穩定的身心,也無法妥善照顧孫子和老病的妻子。


   晤談中,阿公細細的訴說這十幾年來,照顧中風的媽媽數年直到過世;接著媳婦離婚丟下孫子,然後兒子精神病發失能。辛苦十多年的下場竟是孫子成為體能虛弱,個性懦弱,逃學翹家,偷同學玩具,不讀書不寫作業的問題兒童。好在在吉祥臻的夜間照顧下稍見轉機,不再逃家翹課,還能完成作業,成績進步。


漫漫長路 善緣同行


   未來還有好長的路。阿公、醫生、社會局社工、學校老師和吉祥臻輔導老師要合力搶救明明。孩子仍然會進三步退兩步,大家必須互相打氣,希望一年半載後孩子能穩定進展。我們才能看到張家的希望。


   今天阿公流著淚答應盡量不要送他去兒童之家。


明明抱著阿公說:阿公不要哭,我要用功。我長大要照顧你和阿嬤,還有爸爸。


  感謝聯合勸募補助吉祥臻,讓我們能聘請更專業的人力照顧這些最弱勢的孩子,讓許多孩子不要輸在起跑線上。希望更多社會福利機構投入弱勢家庭兒童的照顧,讓台灣沒有被忽略的兒童。但願能把明明救起來,讓張家有一點點希望。雖然想到將來的明明,也許要照顧兩代三個家中老、病、殘的長輩,我還是一陣心酸。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r 19 Sun 2006 16:11
  • 擺盪

擺盪於安定與漂泊的欲念之間   身、心不時的飛馳


    擺盪於華麗與素樸的情調之間   塑著多樣的心象


    擺盪於念舊與求新之間         有點龐雜  有點叛逆


    擺盪於成敗與得失的波濤之間   曾經愴惶  曾經昂揚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秀琴跟玉芳週末來看我。自從在少年觀護所結識之後,兩人就成了好朋友。當秀琴聽玉芳說他最近去醫院被發現肝臟有一公分的腫瘤,必須定期回診追蹤,秀琴眼眶立刻紅了起來,很果斷的說:「我的肝臟可以割一半給你。」玉方笑著跟他說:「我們血型又不合。」讓我和在旁的人好感動。


網咖是我家 


 秀琴的父親從她有記憶以來就是監獄進進出出的常客,因為他染上毒癮。秀勤的媽媽開檳榔攤,經濟上母女生活不成問題。但是因為環境的關係,對秀琴沒有辦法好好的管教。小學五年級秀琴就已經非常獨立,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是他想要買的東西,媽媽如果不給,她就在攤子上大吼大叫。媽媽只好屈服。五年級開始,她就常常在外遊蕩、泡網咖,甚至逗留到深夜。有時會遇到警察臨檢,大部分青少年都逃之夭夭,秀琴卻能很冷靜的跟警察伯伯打招呼、開玩笑說:「你把我抓起來啊!」警察看她可愛清秀滿臉笑容,都對她很客氣,只是把她送回家就沒事,囑咐媽媽要好好管教孩子。


    媽媽的朋友錦鈴阿姨從小就很疼秀琴,常常買東西給她、帶她一起去打電動、上網咖。後來錦鈴染上毒癮,甚至帶著她一起去取貨、交貨,作毒品交易。有一天在交貨時,兩人一起被警方逮捕。錦鈴被判刑入獄,秀琴則被送勒戒後安置於少年觀護所。離開觀護所後,我擔任她的榮譽觀護人。我常常帶她去教會,也參加教友的聚餐或戶外活動。我們去過劍湖山樂園,去過藤枝森林公園,她都玩的很開心。每週有兩個晚上有教會的大哥大姊去當她的義務家教。


    秀琴的媽媽常跟我說非常謝謝我們對秀琴的幫助。她現在功課已經從班上最後幾名進步到中等,對媽媽講話也比較有禮貌,雖然脾氣還是有點強。剛剛開始輔導她的時候,覺得她活潑開朗,膽子很大,到遊樂園越是驚險刺激的項目,如雲霄飛車,她越喜歡。她沒有發脾氣的時候,總是面帶笑容,嘴巴很甜,很討人喜歡。相處一段時間才知道她的是非觀和價值觀相當的扭曲。在學校,她最喜歡炫耀她許多漂亮的筆記簿、原子筆、耳環、髮式、項鍊;也會把小東西送給同學,嚴然像個小大姊頭。她更不避諱談說自己不愛唸書,不寫作業,考試常常作弊。她長大最想做的是化妝品的專櫃小姐。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畢竟只是十二、三歲的孩子,表面上看起來機靈老練、其實內心很多的傷痕。在言談間,他常表示很討厭父親,因為他每次服完刑回家,只會跟媽媽拿錢、吵架、打架。媽媽忙於生意,也很少時間陪孩子或帶孩子出去玩,更不用說參加什麼才藝班了。當參加一些教友的聚會活動時,同年紀的孩子在談童年經驗,她在一旁,顯得很沒趣、無聊,因為她和這些孩子共同的經驗不多,最大的交集就是談電視節目。在輔導她大約半年以後、她才漸漸購融入團體,也漸漸喜歡我們的活動。


國二復學之後,她跟媽媽商量去學舞蹈。她的學習能力很強,每次上完課,就在週末表演給大家看,常常得到我們的讚美與掌聲。現在她的志願已經不是專櫃小姐,而是想讀藝術學校戲劇科或舞蹈科。


秀琴在少年觀護所結識了玉芳,兩人成了好朋友。離開少年觀護所後,一直都保持聯絡,有時候玉芳會跟她一起參加我們的活動,或者秀琴到玉芳家做功課,玉芳家有電腦,方便查資料。玉芳也已經能夠正常上學,不再涉足不良場所。玉芳現在的目標是將來考高職商科,以後要當秀琴的經紀人兼秘書。


小樹變巨人


上個月我出了小車禍,秀琴跟玉芳週末來看我。幾個人聊著聊著,玉芳輕描淡寫地說她最近去醫院看病,檢查出肝臟有一公分的腫瘤,必須定期回診追蹤。秀琴非常著急,問東問西,玉芳卻一再說沒什麼關係,先追蹤看看才知道。秀琴很直覺得就說:「你不要擔心,我的肝臟可以切一半給你。」玉芳眼眶紅了,仍然笑著說:「又不知道我們血型合不合。」我們幾個人都含著淚笑起來。為秀琴的善良熱忱感動,為玉芳的健康心疼。兩個曾經失足的孩子,在我眼前變成了偉大的小巨人,善良又堅強。願上天保佑他們!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