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寫《握三下,我愛妳》】

2010年10月14日,我接到好友王玫的電話,她第一句話就說:
「瓊瑤姐,我們今天早上,為劉姐做了氣切的手術!」我的心砰的一跳,驚呼著喊:「氣切!」
 
劉姐,在影劇圈中,大家都這樣稱呼她,就像稱呼我「瓊瑤姐」一樣。但是她直呼我瓊瑤,因為她堅稱我比她小。她是我的老友,工作夥伴,我的導演,在我的人生和她的人生中,我們彼此都佔據著相當大的位置,她的名字是「劉立立」。
 
第一次見到劉姐,是1976年,我拍電影《我是一片雲》,她是那部電影的副導。我從沒見過嗓門這麼大,活力這麼旺盛,工作能力如此強的「女人」,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到1978年,我跟她說:「妳來幫我當導演,妳行!」她對自己完全沒把握,我堅持說她行!於是,她導了我的《一顆紅豆》,從此開始了她的導演生涯。所以,她常對我說:「妳是我的貴人,妳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和劉姐就這樣成為工作夥伴,我用「喬野」為筆名,編了許多電影劇本,都是她執導的。我們交換著彼此的感情生活,交換著彼此的心靈秘密,也分享著共同為一部戲催生的喜悅。在電影的極盛時期,我們每次票房破紀錄,就要在我家開香檳,那時工作人員、演員和她的另一半----董哥全到齊,笑聲鬧聲驚天動地。當我把電影公司結束,她進了電視圈,把我也拉下水,我們又拍了《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庭院深深》、《在水一方》……等一連串的電視劇。我和她,就這樣成為一生的知己。
 
劉姐的感情生活是不可思議的,她年輕時,是風頭人物,是「校花」。董哥是她的學長,都是政工幹校(今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戲劇系的學生。劉姐風頭太健,很多學長追求,大家比賽寫情書給她,打賭誰能追到手。董哥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直到董哥畢業,這些學長誰也沒追到她。
 
沒多久,董哥結婚了,娶了王玫。當劉姐畢業,進了影劇圈,董哥也進了影劇圈,他們都從「場記」幹起,兩人經過許多曲折,居然電光石火,陷進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但是,此時的董哥已「使君有婦」,兩人只能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同居。董哥有才華有能力,是各方爭取的「名副導」,跟劉姐這場戀愛,風風火火,充滿了戲劇性。劉姐性情激烈,曾經為了和董哥爭吵,一刀砍在自己的胳膊上,頓時血流如注,差點沒把手給砍斷。(那是一本巨大的書,無法細述)
 
當時,王玫已經生了一個女兒,卻仍然在藝工總隊表演。當王玫知道董哥有了外遇,她沒有吵鬧,默默忍受著心裡的不滿。有一次,董哥到南部去工作,王玫也到外地去表演,才一歲多的女兒雅莊,交給祖父母照顧。不料女兒半夜發高燒,持續不退。祖父母找不到王玫和董哥,卻找到了劉姐。劉姐一聽董哥的女兒生病了,急得二話不說,直奔祖父母家,抱起雅莊,就飛奔到當時台北最好的「兒童醫院」。那時可沒健保,兒童醫院收費極高,診斷後要住院。劉姐沒錢,把家裡的電鍋、熱水瓶……各種可當的東西全部典當,再抱著自己的棉被去醫院照顧雅莊。當王玫回到台北,驚知女兒病到住院,急忙趕到醫院裡,卻看到一幅畫面:雅莊蓋著劉姐的棉被睡著了,劉姐搬了一張小板凳,坐在病床前,手摟著雅莊,累得趴在床沿上,也睡著了。王玫驚愕的看著,眼淚忍不住滾滾落下。一顆母親的心,和一個妻子的心,在剎那間融成一顆「大愛之心」。

等到董哥從南部回到台北,才大吃一驚的發現,王玫不但和劉姐成了最好的朋友,還把劉姐接到家裡,兩個女人說,願意分享一個丈夫!董哥不敢相信,卻喜出望外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從此他們過著三人行的生活。王玫陸續又生了兩個孩子,都把劉姐當成親媽一樣,稱呼劉姐為「好媽」。劉姐對這三個孩子,更是寵愛異常。尤其是小兒子「四海」,幾乎是劉姐抱大的,劉姐愛這兒子到無以復加,連我旁觀的人,也歎為觀止。劉姐也為了這段愛情,為了尊重王玫,終身不要生孩子,免得孩子們之間會產生問題。
 
問世間情為何物?我實在不明白。年輕時,沒有人看好他們這種關係,總認為隨時會鬧翻,會弄得不可收拾。但是,他們就這樣恩恩愛愛的生活著,數十年如一日。當年,我也曾私下問劉姐:「妳終身認定董哥了嗎?未來是妳不知道的,會不會再遇到別人?」她斬釘截鐵的回答我:「絕不可能!我認定他了!」
 
劉姐當導演,收入比當副導演時,當然好很多。董哥也當導演了,卻沒有劉姐勤快,接戲比較接得少。劉姐把賺的導演費,除了少數寄給父母,少數自用,其他都用在董家。董哥才氣縱橫,每次劉姐接到劇本,都是董哥先幫忙看劇本,然後和劉姐討論,再幫劉姐分鏡頭。因此,兩人的工作是密不可分的。王玫就專心持家帶小孩,三人一心,把孩子一個個拉拔長大。他們這一家人,成了很奇妙的一種「生命共同體」。最讓我感動的,是王玫數十年不變的那顆無私、寬宏、包容的心。她不止包容,還深愛著劉姐,有次甚至對我很真心的說:
「我沒什麼學問,也不太懂電影,看到他們兩個一起工作分鏡頭,總覺得他們才應該是一對夫妻,我好像妨礙了他們!」言下之意,還很歉然似的。
 
一年年過去,當劉姐年紀老了,不再能風吹日曬幫我拍戲了。我和她的友誼不變。每年過年前,一定要見一面,談談彼此的生活。2007年,劉姐和董哥來我家,我發現劉姐講話有些口齒不清,走路也歪歪倒倒。董哥才告訴我,劉姐患了遺傳性的一種罕見病「小腦萎縮症」。我頓時目瞪口呆,我看過一部日本電影,名字叫「一公升的眼淚」,內容就是紀錄一個患了這種病的女孩,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當我嚇住時,反而劉姐安慰我,她說:「我母親有這種病,它會讓人逐漸失去行動能力,逐漸癱瘓,無法說話。但是,它不會影響智慧和生命,我母親發病後,還活了二十年!」董哥在一邊接口:「二十年夠了,這二十年,我和王玫會照顧她!」
 
那天,看著董哥扶持著劉姐離開我家,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立刻衝到電腦前,去搜尋「小腦萎縮症」的資料,發現確實像劉姐說的,如果是老年人發作這病,不會影響智力,但是,會逐漸失去所有生活能力。我想到,劉姐是這麼有活力的一個人,怎能忍受逐漸癱瘓的事實?如果失智還好,反正自己都不知道了!假若思想一直清晰,卻連表達能力都沒有,那不是禁錮在自己的軀殼裡了嗎?到那時候,董哥和王玫還有耐心和能力來照顧她嗎?畢竟,董哥和王玫也老了,董哥自己身體也不好。
 
從那時起,我和王玫就經常通電話,談劉姐的病情。劉姐沒有她說的那麼樂觀,她的病惡化得很快,從發病到不能行走,到說話完全不清,在三年中全部來臨。王玫每天要把她抱上輪椅,抱上床,幫她洗澡,餵她吃飯,推她去外面散步……家裡還有新添的小孫子,可以想像生活多麼艱難。我力勸她請外籍看護來分擔辛苦,如果王玫也倒了,誰來撐持這個家?她聽了我,請到一個很好的印尼看護。
 
然後有一天,王玫告訴我,劉姐因為肺部感染,進了加護病房,現在插管治療,說不定會挨不過去。我難過極了,談到傷心處,不禁哽咽。我當時就要求王玫,如果到了最後時刻,千萬不要給劉姐「氣切」,因為「氣切」會延長生命,卻無法治療這個病,還不如讓她走得乾脆一點。我自己,早就寫好放棄急救的文字,並且交待我的兒子,絕對不可氣切和電擊,時候到了,就讓我平安的走。
 
因此,當我聽到王玫說,幫劉姐氣切了,我才震懾住。我問為什麼還要氣切?王玫哽咽著說,不捨得啊!插管已經把她的喉嚨都插破了,醫生說,有人八十歲氣切後還救了回來,何況,劉姐還有意識,會用眨眼表示意見,當他們問她要不要氣切時,她皺眉表示不要。但是,王玫問她,妳不想回家嗎?妳不想看兩個孫子嗎?劉姐又連連眨眼了!王玫說:
「她還有生存的意志,她還能愛啊!我們捨不得放棄她呀!」
談到這兒,王玫忽然對我說:「我和董哥離婚了!」
「什麼?」我驚問。「這個節骨眼,你還跟董哥鬧離婚?」
「沒敢跟妳講,」王玫歉然的說:「我們離婚後,十月三日那天,董哥在醫院裡,和劉姐結婚了!總得讓她名正言順當董太太呀!萬一她走了,我兒子才能幫她當孝子,捧她的靈位呀!」 
我握著電話筒,久久無法說一語,眼淚在眼眶轉,聲音全部哽在喉嚨口。王玫在電話那頭也沙啞難言,董哥接過了電話,繼續跟我說。告訴我整個離婚結婚的提議,是兒子四海提出的。因為他要當劉姐名正言順的兒子,為劉姐當「孝子」。

結婚以前,他們去病床前,把離婚證書亮給劉姐看,董哥說:
「我可以娶妳了!妳要不要嫁我?」劉姐眼睛濕了,眨了眨眼。表示願意。
所以,十月三日那天,醫生和護士們,把病房佈置成新房,貼了囍字,還有一束氣球。區公所的職員被請來,到場見證(因為要辦理結婚戶籍)。大家圍繞著病床,一起唱著《庭院深深》,和其它的電視主題曲。劉姐笑了,她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但是,她笑了……董哥就這樣娶了和他相愛了四十幾年,現在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新娘!
 
我聽著,哭了。我說:
「董哥,你生命裡,有這麼偉大的兩個女人,你也沒有白活了!我該不該說恭喜你呢……」我說不出話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和激動。王玫又接過電話,跟我說:
「雖然沒照妳的意思做,我們幫她氣切了,醫生說,氣切之後可以活很多年。劉姐還有多久,我們還不知道。如果狀況穩定,兩星期就可以出院,我會把她接回家,有孩子孫子包圍著,她一定比較快樂!今天,我去醫院看了她,我握住她的手,妳知道嗎?她居然回握了我幾下!好像在跟我說什麼!」我心裡一震,想到曾經告訴劉姐,《敲三下,我愛你!》的故事,當時還想拍成電影。(那故事收在我《不曾失落的日子裡》,劉姐非常喜歡)。我頓時知道了,劉姐在對王玫說:「握三下,我愛妳!」
 
這是我身邊的故事,最真實的故事,聽了這故事,我一直激動著,想到大家在醫院裡唱《庭院深深》的婚禮,想著我的好友劉姐和她的一家,我什麼事都做不下去。我的眼睛不曾乾過,好想哭。但是,想到劉姐在生命的尾聲,迎來這樣一個婚禮,她一定得到莫大的安慰!她一生付出這麼深的愛,董哥和王玫,也用這麼深的愛來回報她!她也值得了!如果,我們這個社會,不用批判的眼光,來看待各種愛情,也能欣賞容納這樣的愛,那有多好!何況,現在連同志都要立法結婚了!

人類的愛是很複雜的。我有一個朋友研究科學,他告訴我,宇宙中有龐大的星系,每個星系可能都大於我們的太陽星系,當兩個中子星合併時,會發生巨大的力量,叫做「重力波」。「重力波」會產生一種時空漣漪,轉變時間和空間,影響巨大。他說:「人與人不可思議的相遇和感情,可能就是重力波造成的,沒有對錯,因為重力波強大、註定、而無從逃避。說不定今天的你我,早就在幾億年前某個星球裡相遇過,所以才有『似曾相識』和『一見鍾情』的事發生。」

我不懂科學,在寫這篇文章的今天,「重力波」已經在2017年10月16日被人類直接探測到而證實了。但是,愛因斯坦早在一百年前就預言過,當時無人相信。這和劉姐、王玫、董哥的故事有關嗎?我那相信科學又相信愛情的朋友說:「如果你相信重力波,你就會相信世間所有不可思議的愛情!」
 
知道劉姐和董哥結婚那天,我的心情無法平復,我要把這個故事即時寫下來,這故事裡不止有愛情,還有你我都無法瞭解的大愛!為什麼還有人不相信「人間有愛」呢?我祈望劉姐能夠早日出院,回到她新婚的家,再享受一段親人的愛!因為她還有知覺,還有意識,還能愛!

今天,是2017年10月30日,距離劉姐氣切,已經七年。我重新整理這篇《握三下,我愛妳!》因為七年間,我發生了很多事情,鑫濤失智,我心力交瘁的照顧,在他又大中風後,我遷就鑫濤的兒女,違背他的意志,幫他插了鼻胃管。當初,我請求董哥夫婦,不要幫劉姐氣切,結果還是氣切了,過程幾乎一樣。這七年裡,董哥和王玫照顧著劉姐,在一次次反復肺炎之後,終於長住於醫院。王玫開始奔波於醫院和家裡,幫劉姐逐漸變形的身子,親自擦拭,一面擦拭,一面告訴劉姐家裡的種種大事小事,不管劉姐能懂還是不能懂。劉姐再也無從表達,成了標準的「臥床老人」。

2015年8月,董哥因肺氣腫病危住院,對王玫說:
「如果我的時間到了,什麼管子都不要幫我插,立立的悲劇不能在我們家發生兩次,我不要像她那樣活著!」
王玫點頭答應,董哥住院後,把氧氣罩拿掉,對王玫說:
「我想唱歌!」
他對王玫唱了兩首歌,一首是《一簾幽夢》,一首是《感恩的心》,握住王玫的手,在王玫對他表示,會繼續照顧劉姐之後,帶著淡淡的微笑,離開了人世。

照顧者比被照顧者先走,是常常有的事。我前兩天才去看鑫濤,我檢查他的手,檢查他的腳,告訴他我來了!他完全沒有反應,我看著那已經變形的手腳和傴僂的身子,知道即使如此,他還是可以在管線和醫藥下「活」很久。我忍不住對他低低說:「可能我無法送你走,看樣子,我會像董哥一樣,比劉姐還先走!」

回家的我很悲哀,想著劉姐的故事,我告訴自己,我要把《握三下,我愛你》再整理重寫一遍。劉姐還活著,七年了!鑫濤也還活著,整整住院608天了。我想起,在我出版《雪花飄落之前》時,辦了一個「新書座談會」,在座談會上,和幾位醫生談論「臥床老人」和「插管問題」。座談會結束後,我走下台和來賓們擁抱,不料王玫也來了,她抱住了我,哭著在我耳邊說:
「瓊瑤姐,看了妳的書,更加明白了!當初沒聽妳的話,我們錯了!不該幫劉姐氣切的!」
我忍著淚,緊緊的擁抱了她一下,偉大的女人,常常隱藏在社會的小角落。還要被這個社會「道德的眼光」批判。我知道,她仍然在幫劉姐擦澡,仍然每隔一天去照顧她丈夫的女人!哦,錯了,她已經離婚了。是去照顧她那已逝的「前夫」的「妻子」!
真實的故事,一直在我身邊演出。

明天,我想去醫院,只為了去握三下鑫濤的手!
 
                                                                                                   
瓊瑤
寫於可園
2010.10.15《握三下,我愛你》發表於新浪博客。
2017.10.30夜再寫《握三下,我愛你》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jpg   2.jpg  5.jpg

3.jpg   4.jpg

6.jpg   7.jpg

李彩娥舞蹈 2017年度公演

舞蹈家李彩娥從3歲跳到今年92歲。2009高雄世運開幕式,她也擔綱演出。

謝謝素蓮
又引領我們來欣賞美好的藝術饗宴。她邀請了美育園地的成員和慈暉園的工作夥伴以及他們的家屬。

還有久未謀面的表嫂。這表嫂是第一次觀賞這樣的藝文活動,非常開心。
在她身邊,總是滿滿的被愛。而她所愛的人也回應她以愛與感恩。

大師就是大師,李彩娥在開場的秦佣魂中擔綱主帥,揮旗舞劍,嚴然王者之風。
在最後也是主戲之中飾演冰雪奇緣的Elsa, 藍紗舞衣妝扮下可以輕擺,扭腰,轉身,動作雖小,不減少女的青春氣息。
以九三高齡,我想我平衡都有問題,她還是身段直挺,還可以小跑步進退場。
舞團的成員幾乎是專業藝術舞蹈家,擁有國內外的專業學歷和表演經歷。
壓軸的主戲魔幻故事屋,取材自迪士尼經典動畫。角色造型,音樂舞曲包括獅子王,魔髮奇緣,阿拉丁,花木蘭,玩具總動員,和冰雪奇緣。
小孩子們幾乎high翻了,充滿歡笑。我們這些阿公阿嬤心境也返老還童了。

舞蹈有傳統中國舞技,爵士舞,芭蕾舞,拉丁舞,國標舞...流暢融匯其中,
目不暇給。

背景螢幕,很豐富。
漢民國小學生舞者直接在觀眾席每個走道表演,全場舞者和觀眾融為一體。

非常豐富的舞蹈之夜。

~~照片來自公演的節目單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完全是我不能控制的

    

3.jpg   4.jpg

每天醒來第一個念頭是你

除了在做正事之外  所有的空隙 填滿腦子的是你

去旅行 想的是你 

走過你走的地方  像踩著你的腳印

這樣很好 有路可走 有跡可循 不會迷惘

 

睡前所有的念頭還是你 

你看花草思索的表情 你看似閒適的身影

我們共同賞過的花   版上討論過的事

 

想什麼好像也不是重點 反正就是你 

就是有好多事可以想

真是想太多了

我是很縱情的 想就想吧 心頭至少是實的

 

回味著每一次的遊蹤

總是那麼不小心 都沒發現花草照片上你的身影

難道也是潛意識

 

我問有沒有給你帶來麻煩

還好你總是說:"沒有"

讓我寬心

 

讓你填滿心頭是對我自己的放縱

 

讓木棉的相紙上你微笑的眼神 

讓關仔嶺的溫泉 大大的熊

讓金獅湖的牽手擁抱

都盤旋迴盪

就盤旋回盪吧 反正就讓自己舒坦開心

 

所有甜蜜的念頭 或許可以重塑一個甜蜜的我

 

怎樣面對你 讓我更沒那麼進退失據  

雖然我有想過  就跟著心走

但畢竟不是自己在腦袋裡面想 可以隨自己高興

怕自己失了分寸 讓你為難

雖然每次我略略放縱一下你總是用行動給我正面的回應

所有的點點滴滴  都是美好的收藏

 

雖然有時候會笑自己 是自作多情 是自己在心裡頭搬演一齣默劇

然後告訴自己 我一直都笨  這也不是第一天的事

DSC01767   1.jpg

就繼續笨下去吧

~~一個笨女孩的瘋狂過去式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jpg    2.jpg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XuM-cZf2K-G9vYuK8WSkZ9KbCFldM0Y3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jpg

一周很奏效,第二周二哥毛病又犯了,二嫂果斷執行制度,把門鎖了

第二嫂想改二哥晚回家的習慣,跟二哥訂制度,晚上11點不回家就鎖門!。

結果二哥乾脆不回家了。

二嫂很鬱悶,難道制度訂錯了嗎?

後來經過黨的群衆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督導組指點 ……

修改制度 ~ 晚上11點不回家,我就開著家門睡覺!誰想來就來。

二哥大驚,從此11點之前準時回家。

~來自網路

感悟:制度遵守不在於强制,而在於核心

利益 …(>﹏<)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jpg8.jpg9.jpg10.jpg11.jpg

追逐台灣最多彩的秋色 ~~台灣欒樹

1.jpg2.jpg 5.jpg    3.jpg4.jpg

 

每年的九月十月 開始了台灣欒樹的花果季

從它初開黃色小花 花間群峰飛舞採蜜

然後是結果

從開始的嫩綠 到淡紅 再到酒紅

滿樹的酒紅總是讓我醉

 

沒有楓葉  台灣欒樹裝點秋色的繽紛

~~在高雄市 壽山公園和自立路新客家園區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jpg  5.jpg 

 2.jpg    4.jpg

好久沒細看臘腸樹了
今天到公園 
碰巧是金色夕照的黃昏

臘腸樹在夕陽光照下 

美麗耀眼

~~在高雄市自立路新客家園區
3.jpg    6.jpg 

 7.jpg    8.jpg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ity bike 初體驗

涼涼的秋夜,好友的細心指導,克服對未知的恐懼~~
怕不會騎車,怕路途遙遠,怕腳力不足。

有人帶領,夜晚的街頭熱鬧而不可怕。
回家的路沒有想像的遙遠。
我只要跟著前導者的背後,感覺距離就只是前後車之間的距離。

想起在義大利百花大教堂,朋友買了
票,我只好往上爬,打算爬多少算多少。
登樓途中,老外遊客告訴我,只看腳下階梯。我破記錄成功登頂。
雖晚了朋友十多分鐘。
因為每步的距離,只是腳下兩階梯的距離。

旅行是為校正想像的誤差。

路的遠近,是眼前 腳下兩點的距離。

 

忘了說 租用很方便,用悠遊卡,先在捷運站售票口登記。
車子也很好騎。

city bike.jpg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手牽小手

1鳳凰.jpg   畫花1.jpg   畫花2.jpg   畫花3.jpg    鳳凰.jpg

 

 

 

 

昨天素蓮建議我2019的會員聯展參加大手牽小手單元。回家告訴宏和珊。

宏和珊聽說要參展,超興奮的,跟他們媽媽延後睡覺時間,硬是要馬上討論畫畫主題,初步方案,三人各畫一張。共同創作一張,
主題是:快樂美麗的家園

還要馬上討論分工,宏很有表情手勢的說阿嬤天天看花,負責畫花草,宏要畫房子車子,珊要畫人。

房子旁邊的庭院有樹,樹下停車,草皮上有人。
好像一副圖畫就在眼前。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嘉義梅山。一年一度的黃頭鷺南遷,相當壯觀,今天大約兩萬隻。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579947888692701&id=100000325157119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