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擬一位女子的心聲)

已經習慣孩子叫我媽咪
為什麼你卻要帶她回去
大家都在猜 我在等你
等孩子可以名正言順同時叫著媽咪與爹地
其實我不敢奢望與你同夢
只是願意分擔你單親照顧孩子的無力

你跟長輩說如果要你娶我 你會同意
但是我可能要一被子守活寡
可是我可從來都沒想過要結婚
你也從來沒有任何友誼之外的情意暗示


朋友曾經意有所指告訴我
强摘的花不香
强摘的瓜不甜
道理我都知道
為什麼孩子回去你身邊
我的心卻空了
難道我沒有我自認為的那麼理智

對不起 我以為可以彌補孩子缺失的母愛
帶她兩年下來
她的畫畫塗鴉卻都是黑黑藍藍 暗暗淡淡
沒有幼兒的鮮麗色彩
昨天上課 老師引導班級觀想神明或懷念的親人
她幾乎是最小的孩子  卻是哭的最慘的
伏在老師懷裡啜泣了半個多小時
她在想念 在天堂的媽嗎
而我則想起你每次在卡拉ok
唱"斷魂嶺 鐘聲涙"的淒苦表情

 

          



詞:呂金守

曲:呂金守

 


鐘聲若響亮 日頭已經暗


鳥隻歸群飛向東


給阮看著心茫茫


啊 心茫茫


人生誰人親像我這款的淒慘


想著子小漢 無娘通疼痛


天光哭甲日頭暗


給阮傷心目眶紅


啊 目眶紅


妻妳來放捨乖子敢未苦痛


斷魂嶺無蓋 害阮一世人


拆開一對青春夢


給阮每日找無人


啊 找無人


甘願為愛犧牲養飼著子大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思 的頭像
麗思

麗思的部落格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