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與我

因為會讀書 在那個家族沒有多少人讀書 或讀好書的年代
因為會讀書 得到親友的加倍疼愛
阿姨 舅舅 姑姑 叔叔 伯父..等等

在我最脆弱無助的年代 舅舅住的最近 所以他的幫助最及時
也讓我最難忘

當年爸爸在國外 我在市女中讀書
從我住的地方 現在的鼓山國中 到學校 騎車是當年很普遍的通學方式

舅舅幫我組了一台二手腳踏車 裝上鈴鐺

我已經忘了自己是怎麼找出路線騎車上學的
第一天 上學很順利
回家的時候卻迷了路


這路我認得 可以到舅舅家
從出舅舅給我兩塊零用錢之後 告訴我怎麼騎鼓山路回家
我心想如果把一塊錢給媽媽也許就不必因為騎錯路晚歸而挨打挨罵

從初中之後 只要見面舅舅就會給我一兩塊零用錢
那時對我是很大的 很有邊際效益的一筆錢
萬一跟媽媽要不到家事材料費 就可以拿繳交

 

對貧困的我們 那錢是個大數字 很有邊際效益

從那之後 到我婚後 他都一直心理上的 實質上的關照我
體恤我長期照顧包容生病的媽媽
在親族的互動或儀式中 他就扮演著媽媽娘家的代表人的角色
我對他敬重有加

直到後來他中風了 臥床 脾氣容易煩躁 
但是 我每次去看他 他都快樂的像小孩子
跟者我做復健的動作(舅媽和外甥們都很難要求到他的配合)
聊天 聽我唱台語老歌
只是他很快就疲倦了必須又躺下休息

舅舅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如台灣俚語說的~~
台灣天頂天公,地下母舅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思 的頭像
麗思

麗思的部落格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