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LINE不是給你這樣用的!

2015/01/01 11:00:00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Photo by Duncan Hull

文/黃郁棋 

台灣人生了一種病,非常嚴重,叫做「見不得別人好、我一定要拉你下水」症候群。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這種病人看上去好像很上進、沒什麼問題,但是仔細聽他的心聲,卻會發現充滿著雜音以及怨懟。若你詢問他,哪裡不舒服?他可能會回答你:「我沒有不舒服,是他太舒服,所以他有病!」最後摸摸他的脈象,你會發覺有數不盡的小人在他血管裡躁動;只要站在別人頭上,小人就會歡天喜地的衝出來窸窸窣窣。

我發現,這種病不只是辛苦的奴工容易發作,就連辛苦的醫生也會沾染上這種「見不得別人好、我一定要拉你下水」症候群;當醫生換了一個場合,發現步調比急診室緩慢,就會感到沾沾自喜、高人一等,言談中總是會不小心跟「當年勇」相比較,藉由貶低現職,來表現自己遊刃有餘的瀟灑。

是的,這就是這幾天下來,我察覺到的「柯文哲現象」。我是柯文哲的支持者之一,台灣的政府太過老舊,各種惡習數不勝數,官商勾結上下交相賊的現象更嚴重到了「不需掩飾、媒體輕易就能抓到證據」的地步。放眼望去,只有柯文哲具有足夠的眼力與執行力,能夠糾正地方政府乃至於部份中央政府的歪風,結合「正義」與「民氣可用」正確下刀,帶領台灣走向不一樣的天空。

我並不後悔投給柯文哲,直到現在也是一樣;但是我感到擔憂,柯文哲似乎陷入了一種「暴君式的狂喜與驕傲」,各種不合理成為合理,結合台灣固有的官民對立心態,有些東西似乎漸漸偏向「不好的地方」去了。

(Photo by 柯文哲粉絲團

拿LINE當比喻吧。

柯文哲在節目上拼命強調,比起以前在急診室的緊張與忙碌,政府這樣真的太輕鬆了;而他也將一級主管拉進一個公用LINE群組裡面,行政變得更有效率,再加上沒人敢已讀不回,看他們的留言就能知道有沒有在思考,直呼:「LINE群組實在太好用了!」

是啊,LINE群組實在太好用了,台灣的老闆都知道;員工下班歸下班,我還是可以繼續工作,繼續發指示或丟問題給麾下員工,無論你是在天涯還是海角,只要網路有訊號,就能即時處理各種疑難雜症。公司的業績提升了,號子裡的股份值錢了,銀行裡的存款變多了,老闆也更有成就感了呢。

老闆的心思其實非常單純:「我都做得到,憑什麼你們做不到?你們的壓力有我大嗎?把生活中一切重心都放在公司這邊,不是合理的嗎?」當然,老闆絕對不願意將股份平均分配給所有員工,因為成敗風險在我身上,你們只是來領錢的,就乖乖付出、領固定薪水就差不多了。

這就是台灣的現況,說來一點也不複雜,但是人人都被捲入其中。這下好了,這次遭殃的是公務員,勞工們幾乎清一色支持柯文哲的「柯政猛於虎」風格,開始幸災樂禍:

「爽太久了,現在才是正常的,就哀哀叫了?」
「你們這樣還很爽耶,真羡慕,我每天工作到凌晨兩點才能回家。」
「公務員本來就不適用《勞基法》,你們領特別優渥的薪水,為民服務是理所當然的,公務人員的上下班時間,人民說了算!」

沒錯,公務人員是人民的公僕,只是忽然間,「人民」這個董事長,喜歡上了責任制血汗工廠的模式,比照民間惡老闆的習性,甚至變本加厲的討回來,看見你過得很爽,我就覺得不爽,所以一定要拖你下水才甘心。

柯文哲看到公務人員九點才要上班不爽,速度慢不爽,壓力太低不爽,自己以前在急診室可是很累的呢!所以要求七點半開會、LINE隨時開著等待指示、速度加快,沒有任何理由。

勞工看到公務人員薪水比自己高不爽,於是想盡辦法希望公務員降低薪資、抽走福利,不是說好「共體時艱」嗎?一起吃苦,才叫幸福。

(Photo by Miguel Virkkunen Carvalho

所有人都覺得公務員不必「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不太公平、覺得不爽,於是開始想辦法抽走公務員的加班費、無視公務員的勞動環境,反正沒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大家一起吃苦,一起享受小確幸,這就是台灣人的生活方式,這真的好棒棒哦,人民真的當家做主了呢,人民終於重回奴隸時代了呢,最重要的是,「我終於不是最可憐的族群了呢」!

這就是「見不得別人好、我一定要拉你下水」症候群,是不是覺得熟悉,因為我們一直以來都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

明明是自己薪資偏低,卻不是想盡辦法影響媒體、影響老闆,提高自己的福利,反過來壓低公務員的福利,來達到一種「悲哀的平衡」。

明明是自己急診室人力不足、工時過長、健保漏洞一籮筐,卻不是致力於改善這個環境,反過來希望所有人都「跟你吃一樣多的苦」,達到某種「變態的滿足感」。

明明是自己默默承受老闆的壓榨與責任制的煎熬,卻不是挺身而出為自己謀福利、為同伴謀福利,反過來要求「全部人一起被壓榨」,譏笑那些過去沒被壓榨的人「過得太爽」,看別人遭殃自己感到非常滿意與滿足,最後被壓榨者集體達到高潮,「總算連壓榨都能公平了呢!」

(Photo by Steve Jurvetson

這是哪門子心態啊!這麼說吧,公務員有沒有米蟲?當然有。有沒有人才?當然也有。你將所有人都預設成米蟲,然後用「殺蟲劑」對待米蟲與人才,最後得到的會是什麼結果?很簡單,米蟲死了一些,另外一些米蟲出現了抗藥性;人才因為不願意讓自己受傷,他知道原來的職位、原來的生活方式已經委屈自己了,所以人才會選擇離開。

最後,公務員只會剩下出現了抗藥性的米蟲,他們有辦法虛應故事,有辦法合法的鑽漏洞偷懶;有辦法推托責任,有下載APP隨時準備好已讀不回。

這是台灣人要的結局嗎?這是柯文哲要的結果嗎?

今天台灣會陷入困境,與「太依賴血汗勞工、危機感太低、轉型太慢」絕對有關係。我承認柯文哲應該是最有能力「改變」的市長,但是一旦台北市陷入了「血汗製造的業績假象」,就會帶頭往不健康的方向走。因為有血汗勞工的努力,未來就算走錯了方向,一時之間也不會非常明顯。

老闆:「你看看柯文哲,都帶頭這麼做了,我們是不是應該響應?共體時艱、拉長工時、增加合法加班時數;不對,增加責任制免加班費時數,讓我們一起共創美好的未來。」

柯文哲,LINE不是給你這樣用的。雖然你群組加入的都是一級主管(政務官)、也就是所謂的「真正適用責任制」的這些人,但是你作為領頭羊這麼做,你確定不會造成下頭的人跟進、上行下效,甚至波及到勞工的權益?未來「LINE加班」可能會變得沒有人敢辦,因為連頂頭上司都不當一回事?

我到現在依舊不後悔投給柯文哲,但是台北市民要的,應該是「一同向上、彼此學習優良風俗」,而不是「壞風俗持續擴散、持續渲染」。希望柯文哲能早日發覺此事,不要等到蜀中無大將的時候,才為時已晚。

文章的最後,我們來回頭探討一下,為什麼今天勞工會這麼討厭公務員?事件的背後,公務員本身也難辭其咎。引述網友陳奕維的解釋

我必須說老實話:為什麼人民喜歡看到這種現象,原因很簡單:因為公務員不願替勞工發聲。從華隆案、遠通案,公務員還不是抱著「是死你又不是死我」的心態,勞工去臥軌時公務員是什麼嘴臉,既然都是受薪階級,只不過是一個適用勞保,一個適用公保,但公務員有何必以那種嘴臉看勞工呢?一堆勞工支持警察組工會,但不少警察看國道收費員,華隆臥軌工人案時,竟然滿腹抱怨,只因為增加他們勤務量。但卻沒想過,勞工支持警察組工會,勞工卻沒有任何好處。其實社會對立會嚴重,公務員也真的需要負一大責任,尤其是老公務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思 的頭像
麗思

麗思的部落格

麗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